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最初的梦想

刚才和室友交换幼年人生理想
别的小朋友都想当科学家,医生,或者警察、而她想做一个卖瓜的。
偏偏现在人家去卖瓜了,她成了每天泡实验室的科学家。
不过她现在依然每天幻想着开农用直升机撒化肥的农场生活,每次煮东西都自动联想到猪食…
现在想起来我曾经想过要当消防员的,后来一心志愿是图书管理员。现在成天泡在书桌前,大概也算梦圆了一半吧。
2017.12.17

讲道理,我应该在今天回首过去展望未来的。
日记断更太久都没有写这个的心情了。
过去的十八年平平无奇,未来的许多年充满惊喜。
生日快乐,亲爱的。

丧尸

宅家第三天。

晚上洗澡的时候开脑洞,要是离开浴室后发现室友已经变成丧尸,正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你该怎么办?

洗个澡的时间我的脑洞剧情就已经飚到带领本市人民冲出丧尸包围,走向国家基地了。顿时手有点痒,恨不得就此坐在电脑前敲出一片快节奏的惊悚丧尸文来。

换个衣服的时间,脑洞又回到浴室外的丧尸的问题。浴室外就是厨房,拿刀很方便。但其实这些刀具对付丧尸不大有效,毕竟丧尸又不是骨质疏松脑壳拿刀背一拍就能碎。厨房里比较有效的武器可能是砧板。

接着上楼回房间看到熨衣板,觉得这个够长,大概也能用。但这样丧尸世界幸存者们的形象就有点画风不对了,可能会有不少人拿着熨衣板,桌子腿甚至门板,造成长枪一划三米无人区的效果。

其实要...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