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普洪】两天

这是我最爱的一篇普洪了(啊啊啊啊啊

山海有龙:

//给冬寂的生贺。祝阿寂生快! @冬寂 


//《一天》续集/前传。《一天》戳这里。仍旧IT公司AU。本人非程序员。如果有错漏之处请多多包涵。


//主CP普洪,副CP仏英。软件工程师普X产品经理洪,产品经理仏X软件工程师英。不悯组不明组友情向。阿米出场打了个酱油。


 


1


 


九点。


基尔伯特走进办公室,停在一张办公桌前,伸手关掉了显示器。


开发部的另一位主力工程师亚瑟·柯克兰抬起头:“你大早上就想打架是吧?”


基尔伯特:“今天弗朗西斯也去校招了对吧。”


亚瑟:“对。你说了‘也’?”


基尔伯特:“男人婆也去了。对。”


亚瑟:“所以?”


 


前一天下午三点。


罗德里赫:“鉴于我们公司架构精简,人力资源部门目前只有我一个人。”


弗朗西斯和伊丽莎白:“所以?”


罗德里赫:“明天校招你们两个也去。”


弗朗西斯和伊丽莎白:“这……”


罗德里赫:“你们也算是公司管理层的人。亚瑟和基尔伯特都是成年人了。校招就两天,你们后天就回来;两天他们还过不去?”


 


基尔伯特:“所以我们今天翘班吧。”


亚瑟:“呵,没有海德薇莉你就没法工作了?”


基尔伯特:“咱们进度已经超前了。况且以我们的水平,测试根本用不了他们计划那么久。反正耗着也无聊,我们去中心公园踢球吧。晚上去酒吧,今天有欧冠小组赛,皇马对中央陆军,都不是咱们主队,谁输了也不会打起来。明天以前咱们谁也不提编程语言的事儿。”


亚瑟:“我可不。没有那个娘炮事儿妈在这给我捣乱,我还打算好好利用一下,把进度超过——”


基尔伯特:“别装了,你昨天下班同步的时候就写到那行注释,刚才我看见那行注释还是没写完。”


亚瑟:“……谁也不提编程语言的事儿?”


基尔伯特:“绝对不提。”


亚瑟:“走吧。”


 


2


 


十点。


那所非常有名的综合大学在城市东南郊,公司所在的开发区在城市西北郊。罗德里赫按校招的惯例订了两间酒店房间,省去奔波的时间。


公司是前计算机科学院院长日耳曼先生和前商学院院长罗慕路斯·瓦尔加斯合办的,技术方面的员工大多来自学校实验室的班底。由于阵容强、资源广,这家公司创办时间虽然不长,组织结构也不甚完善,但口碑很好,在学生们之间更是广受膜拜。按计划招够实习生应该不是难事。


到达校招场地,预先定好的摊位已经有一个学生在等了。见到他们,金发蓝眼、高个子戴眼镜的男生远远挥了挥手。


“学姐好!学长好!”他热情地招呼道,“我是阿尔弗雷德·琼斯,计科院学生会的会长!哦,您就是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吧?”


伊丽莎白:“说起来,你就是那个带领正方打赢了会长竞选辩论的‘神奇小子’?”


阿尔弗雷德:“我比较喜欢‘英雄’这个称呼——不过是的!是我!”


罗德里赫:“什么竞选辩论?”


弗朗西斯:“这么有名的盛事,你居然不知道?哦对,你是商学院的。总之,每年计科院的学生会会长换届,总会采用辩论会的形式。”


伊丽莎白:“辩题只有一个:PHP是不是最好的语言。正方的观点当然就是‘PHP是最好的编程语言’。”


罗德里赫:“我不太明白这个辩题的意义。”


弗朗西斯:“它没什么意义,大概是个玩笑,因为没人喜欢PHP。总之,无论哪方赢,表现最佳的辩手就当选下一届会长。但是这么多年来,正方从来没有赢过。”


阿尔弗雷德:“英雄我是第一个哟!”


罗德里赫:“这说明你对编程语言的知识掌握很深入吗?”


阿尔弗雷德:“不,这说明我的领导能力和个人魅力很强。毕竟,PHP怎么可能是最好的语言……”


罗德里赫:“这么说来,我有点好奇,当年基尔伯特是怎么当上会长的?尤其是跟他同一届的计科学生,好像还有亚瑟?”


 


3


 


五年前。


计科学院的大阶梯教室。大副海报贴在黑板上:“第三十届计科院学生会换届选举——论PHP是不是最好的编程语言?”


正方一辩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做完立论,反方一辩亚瑟·柯克兰顺次起身:“感谢对方辩友的精彩立论。然而我方并不能同意对方辩友的观点。PHP不可能是最好的编程语言。因为最好的编程语言显然是C++。”


伊丽莎白震惊地抬起头来,看到反方的二辩,一个金发微长、长相俊美的男生,正痛苦地捂住了脸。


“XXX是最好的语言”这种话,说出来就招掐。伊丽莎白心里默默给还不认识的对方二辩点了个蜡。


然而还没等蜡烛冒出烟来,坐在她身边的正方二辩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突然霍地站了起来:“哈哈哈哈哈!笑死本大爷了!最好的编程语言是C++?!你的脑子里还有一行不是BUG的内容吗?找回你的理智,行不行?拜托,我们都知道,最好的编程语言明明是PYTHON!”


反方二辩震惊地抬起头来。


伊丽莎白痛苦地捂住了脸。


 


4


 


罗德里赫:“我不太懂。后来哪方赢了?”


弗朗西斯:“谁也没有。那场辩论根本没打下去。剩下的时间,全程是他们俩掐到底是C++好还是PYTHON好,其余六个人根本插不上话。”


伊丽莎白:“但那也是几年之中最精彩的一场辩论,台下的响应热烈极了,大半个学院的人都闻讯赶来,分成两派给他们加油助威,还在推特上建了个tag。”


罗德里赫:“那他们俩谁赢了?”


弗朗西斯:“没分出胜负。规定时间过去之后,他们俩都红了眼,现场的观众也没听够,就一直吵到教室锁门,最后跑到外面的空地上,直接打了起来。”


罗德里赫:“基尔伯特打架赢了?”


伊丽莎白:“其实也不算。当时情况看来,他们伤得差不多重。”


罗德里赫:“那到底为什么是基尔伯特当了会长?”


弗朗西斯:“他先出的院。”


 


5


 


五年前。医院。


急诊室护士:“家属拿上病例去补交挂号费医药费啊!”*


弗朗西斯和伊丽莎白:“我们不是——”


护士已经走了。


两个人对望一眼。


“嗨,”弗朗西斯说,“我是弗朗西斯·波诺伏瓦,计科大三。你是……”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伊丽莎白说,“我是金融与信息系统专业的,大二。”


“其实我不是亚瑟的家属,”弗朗西斯有些多余地急忙解释,“只是我们两家是邻居,他来上学的时候,他父母嘱咐我要关照他……”


“我也不是基尔伯特的家属,”伊丽莎白也有些多余地急忙解释,“我只是他的高中同学……”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弗朗西斯:“其实我也是他高中同学……只不过我比他高一年级……”


伊丽莎白:“其实我们俩小时候也是邻居……只不过中间失联了几年……”


他们对望了一下。


弗朗西斯和伊丽莎白:“……哦。”


弗朗西斯:“不如我拿两个病历去排挂号的队。”


伊丽莎白:“我去交医药费。”


弗朗西斯:“搞定后喝杯咖啡吗?”


伊丽莎白:“老天,当然!”


 


6


 


第一天结束了。晚上八点,三个人聚在一个房间里翻阅学生简历。中间罗慕路斯打来一个电话,罗德里赫出去接。伊丽莎白看着简历,对弗朗西斯说:“感觉又看到了咱们当年的样子。”


弗朗西斯:“真有点让人怀念呢。”


 


晚上八点。开发区中心公园旁边的酒吧。


“你知道吗,”酒过三巡,基尔伯特说,“男人婆那天后来跟我说,她觉得PHP其实还好!”


亚瑟立刻和他一起大笑了起来。“简直疯了。”他评论道。


基尔伯特也摇摇头:“我怎么会看上这种女人。”


亚瑟:“你知道吗,那个胡子混蛋后来也跟我说,他觉得PYTHON比起C++也有优势,”他又灌了一口酒,“你知道吗,我觉得他们其实根本就不在乎。”


基尔伯特用一种罕见到诡异的,充满感情的眼神看着亚瑟:“你我这样的人,其实不多。”


亚瑟:“我也是毕业了才发现,真的不多。”


基尔伯特:“咱们本可以成为朋友的。”


亚瑟:“况且你的C++作品也不差。”


基尔伯特:“而你为什么不能承认一下PYTHON的长处呢?”


 


晚上九点。


伊丽莎白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一边接了,一边站起身:“喂,基尔?——什么?”


弗朗西斯:“怎么了?”


伊丽莎白:“打起来了?又——和——哦我认识,那是亚瑟,是他同事,呃,其实也算是朋友,他们伤得重吗?——在警察局?”


弗朗西斯和罗德里赫:“什么?!”


 


伊丽莎白:“事情就是这样。他们喝得都不少,基尔手机的快速拨号是我,所以就通知我了。”


弗朗西斯:“他还知道把你设成快速拨号。”


伊丽莎白:“是我设的。”


罗德里赫:“路德维希不能给他们交保?”


伊丽莎白:“路德跟日耳曼开研讨会去了。”


罗德里赫:“你们要回去吗?”


伊丽莎白和弗朗西斯:“……”


罗德里赫叹了口气:“现在去坐轻轨,十一点半能到,做完笔录、带人回家,凌晨一点,明天早上七点出门,九点半回来。”


弗朗西斯和伊丽莎白:“……好!”


 


十二点。


拘留室。


执法人员:“保金交完了是吧?哎,朋友之间开玩笑打成这样也过分了点!下次记得注意啊!”


伊丽莎白和弗朗西斯连连点头。门打开了,两只面带淤青的工程师坐在长椅上,靠着彼此的肩和头,借着酒劲,已经沉入了梦乡。


伊丽莎白:“这工作我简直受够了。”


弗朗西斯:“咱们翘班吧。”


伊丽莎白:“你认真的吗?”


弗朗西斯:“……不。”他叹了口气,过去拉起了两个还没清醒的人,“明天起来一杯咖啡就好了。”


伊丽莎白也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基尔伯特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老天,可不是吗。”


 


-应该是·END-


 


*外国的急诊制度怎样我不太清楚,基本是按照天朝写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71)
  1. 明锷山海有龙 转载了此文字
    这是我最爱的一篇普洪了(啊啊啊啊啊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