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情人节快乐

西北风bg,仏x安,情人节吃块糖

安雅坐在火炉前望着窗外的花园,北风呼号,光秃秃树枝上盖着厚厚一层雪,那是昨晚下的。

前几天仿佛有些转暖,可转眼又下了一夜的大雪,安雅叹了口气。她原本想去花园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趁着天气转暖冒出来的花儿,现在却是不用看了,就算有也被这场大雪冻死了。她的目光投向炉火,两只手撑着头,想这宫里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打发时间。

忽然,安雅听到几声鸟儿敲打窗户,还有扑棱棱的拍打翅膀的声音。

她打开窗,想着或许是鸟儿来求些食物,却差点被橡果砸到额头。

哪有什么求食的鸟儿,是弗朗西斯在花园里用橡果敲她的窗,肩上一只油光水滑的海东青正抖着羽毛。

“安雅!”弗朗西斯朝她做鬼脸,“躲在房间里干什么呢?”

“要你管!”安雅将橡果扔回去,捂住身上的围巾,打算关上窗。

弗朗西斯一声唿哨,肩上的海东青飞到安雅窗上。实在是很漂亮的一只鸟儿,安雅不愿关窗把它惊走。

“下来吧安雅!”弗朗西斯对她说,“我带你去看花。”

花,安雅有些心动,她有一个冬天没有见过花了,但嘴上还是硬撑:”大冬天,哪里有花。“

”我说有就是有。“

”在哪?“

”你下来我再告诉你。“

“我大衣还在外边。”

弗朗西斯抖开手上的斗篷:“我已经帮你拿上了。”

安雅咬咬嘴唇:“那我跳下去了,你接住我。”

“我一定接住你。”

安雅从窗台上跳了下去,被弗朗西斯用斗篷接住了。

弗朗西斯带她去了一眼小小的温泉,只有一点点,却足以化开冰雪。

“我来时带了一些花种,种在了这里,想着也许能在冬天开花,可惜只活下了这一株。”

那是一株红玫瑰,不知是什么品种,红的像是血滴在雪地上。

“情人节快乐,安雅公主殿下。” 

----分割线----

谢谢不离不弃的小伙伴以及新fo我的姑娘

(为什么会fo我这一个半年都没有更新而且cp不定随时有触雷可能的人啊(总之太感谢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5)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