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想看喝了点酒的亲分把晕晕的脑袋放在葡哥的大腿上。
安东尼奥还想站起来证明自己没醉,但佩罗德的手把他哥哥的脑袋摁在了自己的腿上。
“诶,我其实没醉嘛…我可以给你走两步证明一下。”安东尼奥绿色的眼睛里全是不安分。
佩罗德弯下腰,温软的触感停在了安东尼奥的嘴唇上,而那个被亲的人正睁着大眼睛,一副搞不清现在什么情况的样子。
佩罗德心里有些丧气,扭过脸反省自己刚才的行为。安东尼奥回过神,拉着佩罗德的手舌头都有点撸不直了地说:“刚才...刚才那个...”
“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刚才那个...好舒服,再来一次好不好。”
“不好。”梭罗先生说。
“你害羞啦,哈哈哈,你害羞啦!”
佩罗德再次把安东尼奥的头固定在自己腿上:“醉鬼就好好睡觉吧!”
--------
就算是失眠我也不该喝酒的...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