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摔倒了,要王耀亲亲才能起来
警察米x医生耀
NYPD和外科医生
王耀在医院里,一边走一边低着头看病历。
等到了目的地,他把病历交给儿科的小护士并说:“里边我就不进去了,帮我把这个转交给你们瓦尔加斯医生吧...怎么了?你一直在往我身后看?”
他一转头就看到阿尔弗雷德跟在自己身后,不知道已经跟了多久了,“哎呦我的天啊,吓死我了。你怎么在这?”
笑眯眯的琼斯警官向小护士打了个手势让她不必在意演技不足的事,手臂搭上了王耀的肩膀。
“hero送一个被车撞到的小偷来医院,结果看到你用神走位头都不抬的穿过各种障碍物,忍不住就跟上来啦。”
小护士忍不住插嘴:“这位先生刚才跟了王医生一路,一边走一边对别人打手势说别告诉你。”
王医生抄起一个病历本就往阿尔弗雷德头上打,阿尔弗雷德笑着挨了这一记。
“咳...那我们先走了,你记得把病历给瓦尔加斯医生。”
“好。”
阿尔弗雷德向她飞了个吻,一起走了。
他俩回到了王耀的办公室,这还是阿尔弗雷德第一次来,好奇的东摸摸西看看的。
“你这样让我觉得我是从儿科病房里带回来了一个多动症儿童。”
“hero从小到大都没怎么进过医院嘛,”阿尔弗雷德给了老板椅上的王耀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况且我要是不分散一下注意力的话,现在就想把你按在那边的床上...”
“那么小的床你都忍不住,真是禽兽。”王耀用手按住额头说,“我以前觉得你是哈士奇托生,现在看来其实是泰迪吧。”
“这个难道很奇怪吗?我跟我喜欢的人独处,还有一张床,不想到这个才奇怪啊吧。”
“也对,”王耀走到坐在床上的阿尔弗雷德旁边,声音低沉的说:“我也挺想来一发的...可惜时间不太够了。”
“亲吻的时间总是有的吧。”阿尔弗雷德盯着王耀的嘴唇,他知道哪里的滋味,柔软又甜蜜。
“那倒是很够的。”王耀的手指轻抚阿尔弗雷德的嘴唇,身体压了上去。
阿尔弗雷德顺势倒在了床上,手揽着王耀的脖子,把自己当作一个睡美人让王耀亲。
可这个吻从一开始就是火热的,远没有童话故事那么轻柔纯情,两人唇舌交缠,非要把这半天没见的思念都释放出来才过瘾。
过了好一会两个人才分开,阿尔弗雷德的眼镜歪了,王耀的衣领也乱了。
“好了…唔...我要走了,一会还要开会。“
“工作真讨厌...真想跟你亲个够…唔...”
“嗯哼,再亲下去就刹不住车了。”
阿尔弗雷德半躺在床上看王耀整理衣领领带,心里很有些不满,往床上撒泼般的一躺。
“哎呀,hero摔倒了,要王耀亲亲才能起来。”
“别闹啦哈哈哈,都多大人了。”
“要王耀亲亲~”
王耀拿他没办法,打算过去再亲一下,却被阿尔弗雷德卡住了脖子,没法起身。
“嗯...唔...我真的要走了…唔...要赶不上开会了…阿尔弗雷德!”
被抛下的警官先生伤心的连呆毛都掉下来了,“那你走吧,我知道的,你不要我了,你走吧。”
王耀出门前听到这句话感觉不是一般的哭笑不得,“别闹,回家给你做炸鸡翅,还有汉堡。”
“那我等你回来呦~”听到有汉堡包那个呆毛有像天线一样的立了起来,其主人更是兴奋的向王耀挥手。
“我走啦。拜拜。”
----这里是分割线----
好像写的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甜...
写了好多次阿尔小天使的笑,他一笑起来天都晴了
送小偷到医院这个算是借鉴太阳的后裔…其实宋仲基他们没有把人送到医院,但保险起见我还是写上吧。
儿科的那个医生是费里(换成子分在儿科可能要杀人哈哈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41)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