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当你熟睡(大雾)

警察米x医生耀,糖,超甜,建议躺在被窝里看

“医生,刚下手术啊?”

“嗯对...”刚做完八个小时的手术的王耀现在累得话都不想说了,“一个朋友住院,我去他病房里凑合一晚上,要有人找我你帮我说一声。”

“好。”护士站的小护士歪头想了下这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但王医生刚站了几个小时现在估计靠着墙就能睡着,再强求他实在不合人情。

小护士忽然想起有个东西没问:“王医生,你朋友是哪个啊?”

“昨天刚进来的那个警察!”

“哦好!”

王耀进了病房,坐在阿尔弗雷德的病床旁,精神高度集中的工作的八个小时的大脑骤然放松下来,没觉得困,只是十分的茫然,过了一会才把自己四处乱晃的视线聚焦到病人的脸上。

床上的人呼吸平稳,眼皮下的眼珠子,也是安定的没有乱转,这说明对方现在处于深度睡眠中。

这就看的王耀有点不开心了,凭什么自己累死累活的时候你在这睡觉呢,忍不住就要掐阿尔弗雷德的脸颊来出气。

“这家伙的婴儿肥,估计是消不下去了吧。”王耀心想。“不过手感挺好的。”

他凑近了去看阿尔弗雷德的睫毛,一根一根的,比女孩子刷过睫毛膏之后还要长,现在全都静静的耷在眼皮上。王耀在心里默默地数着睫毛,觉得还不够过瘾,吹了口气,结果这美国人的睫毛实在逆天,居然没吹动。

王耀心想:“不对,这小子昨天受了枪伤去做了手术,应该有一天没洗澡没洗脸了...所以这睫毛应该是被糊住了…”

王耀的心情有些复杂。

“唔...既然你没洗脸那我就不亲脸颊了...”

王医生弯下腰,从病人嘴上偷了一个吻。

鼻尖擦着鼻尖的距离,王耀盯着阿尔弗雷德的脸出神,他半晌没动静,躺着的人的嘴角倒忍不住翘了起来。

“好啊,你小子装睡。“

“咳咳...”阿尔弗雷德有些不好意思的睁开了眼睛,“王医生你还非礼病人呢。”

“得了便宜还卖乖,”王耀掀开被子挤进了被窝,“过去点,今晚我睡你这里。”

“你刚下手术台,一身的汗啊。”

“我还没说你没洗澡身上一层泥呢。”

虽然嘴上这么嫌弃着,王耀还是躺到了阿尔弗雷德旁边。

现在的距离只比刚才鼻尖擦鼻尖远了那么五厘米而已,王耀盯着阿尔弗雷德蓝色的眼睛,没有说话。

“怎么啦?从手术台下来脑子累坏了?”

没有接阿尔弗雷德的腔,王耀又沉默了一会才开口说:“这是我四十八个小时以来第一次看到你睁开眼睛的样子。”

阿尔弗雷德把胳膊垫在王耀脖子下,用手轻轻挠他的头发,没有说话。

“你昨天被推进来的时候,满床的血...”王耀深吸了口气,继续说:“你吓死我了,阿尔弗雷德。”

“王耀,我...”

“我不是没见过那么大的出血量,我以为我能冷静点。”王耀说:“但直到有人进手术室里告诉我你没事了,我才觉得我能好好做手术。你真的吓死我了,阿尔弗雷德。”

““对不起,王耀...对不起...”

“答应我,阿尔。”王耀的手臂抱紧了对方,把头靠在了他胸口心脏的位置。

“我知道你爱这份工作,我知道你不可能放弃它,但是,答应我,不要再冒不必要的风险,不准在没有后援的耍英雄主义。”

“我答应你,”阿尔弗雷德的嘴唇落在了王耀的额头上,“我不会再让你这么担心了。”

“睡吧王耀,你今天一定累坏了。”阿尔弗雷德轻轻的吻着王耀的嘴唇,“要不要我给你唱摇篮曲?”

“哈哈哈。”王耀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要是唱歌的话我今晚就不可能睡着了。”

“你的心跳就是我的摇篮曲。”

----这里是分割线----

写完这篇幸福感超高的...仿佛是我自己靠在米天使的胸口(我要上天了.jpg

我的第一桶金(钱)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43)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