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四个人
坐公交坐到半路,上来一男一女坐在我对面。男的头发剃成圆寸,蓝眼睛,脖子梗粗,肌肉结实,穿件黑衬衫黑西裤,脖子上挂了条银链十字架,气场凶悍。看到他我都不敢在公交上拿手机看小说了。
女的有些显老,穿件非常宽松,至少肥了两个码的皮西装夹克,下边一条黑色连衣裙,黑色丝袜上有小小的蝴蝶结,脚上穿着黑色平底芭蕾舞鞋。两人一式一样的一身黑,像是从丧礼县城出来的,但一路有说有笑,气氛欢乐。
男的脸色稍黄,那种晒了点太阳的白种人的黄,女的倒是让我见识了古典小说里玫瑰一般的脸色,粉粉的。
良人一坐下我心里就咯噔一下的冒出来一句话:卧槽黑社会!?
不怪我,他俩穿的衣服黑的太彻底了,脖子上还都挂着银链子,男的吊着个十字架,女的不知道是不是。
坐多了一站公交,去看花。看完花回来路上又碰见两个粉粉的女子。
一个是我俩迎面相对着走,她的装束让我有点难受。打底的一件黑灰色连衣裙,腰间宽宽一条粉色巨型蝴蝶结腰带,上身披薄薄一件粉色纱质披风,头上戴一个hello kitty一样的粉色蝴蝶结。我俩擦肩而过,从背后看浅粉色小斜挎包,粉色浅口平底鞋。
她一脸受伤的表情,我觉得可能是跟人去约会,结果人家嫌弃了她这一身粉色和蝴蝶结。
另一位在荡秋千,另一个秋千上可能是她小女儿,而她大女儿坐在秋千旁边,估计有十多岁了。这位女士,穿着连衣裙和一件外套,脖子上粉粉的围巾,腿上是桃粉色的丝袜。
我有些接受不能,但又觉得这实在有种天真可爱在里面。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