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致亚瑟柯克兰

见信如唔

柯克兰先生,大西洋电缆已经通上了,从今以后我们可以通过电报通信了。这让一直监督着这项事业的我十分欣慰,这意味着作为新大陆的我与欧洲以及世界的大家距离更近了。

期待再次见到您的时候。

深深思念你的

阿尔弗雷德 f 琼斯

于1858

----这里是分割线---

突如其来的大西洋电缆脑洞,查资料被带跑了现在才想起来要发出来。

短成这样真是不好意思,体谅一下因为电缆太过粗制滥造没法在电报里说太多话的阿尔弗雷德吧。

话说这根电缆很短命,铺电缆用了一年可只用了一个月就坏了。后来做出真正能用的电缆已经是1866年了。(心疼阿尔小天使

第一根海底电缆是1850年设在英法之间的,穿越了那条英吉利海峡(是的就是Dover)(莫名的吃了颗Dover糖

原本贴了一段关于英美关系词条下的维基内容但因为含有敏感词不能使用...所以内容之有这么一点点还占tag实在抱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