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他睁开眼,腰间重剑锵然出鞘。他拿着剑在手中掂了掂,十年来他拿的武器多半是匕首,现在换了重剑稍有不惯。
一刀横劈,剑身上诚实的传来对方脖子上皮肤被剑刃撕开,颈椎被剑身折断的触感,剑上三道血槽迅速的滚出血来,让他毫无滞碍地把剑从那人脖子里拔了出来,再一脚把尸体踹开。
手腕倒转,剑身从肋下穿出,后方来偷袭的被他戳了个透心凉。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他的衣服上,他晓得,那是敌人的心头血。
在这被血糊了一身一脸的当口,他居然张嘴笑了出来,红口白牙,格外亮眼。
他说:“弟兄们,多谢了。”
------------
剑招纯粹是我蒙的,就当对方二对一还带的是匕首吧,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快就领盒饭
想写很久了终于写了出来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