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王者之剑 

cp为常异色耀。攻受未定。王耀是个剑灵而王黯是他的心魔。请不要带入任何历史。

 有一把剑,名叫湛卢,来源已不可考,据说是仙人铸的剑,代表人间的王气所在。若君主威望功德俱全,剑就会来到君主身边,如果君主昏庸无能,剑会离开他。 

这把剑经过长久岁月,修出了人形,取王为姓,耀为名。 这是一把锋利无匹,吹毛断发的剑,可他从没见过血。 

最接近的一次,一个皇帝拿着他连着剑鞘把叛乱的人敲晕了。可还是没沾过血。 

王耀是个剑灵,他作为一个兵器,天生的渴血渴战,但同时,他明白,若是自己沾了血气,国家将有大乱。

 他用仁义道德自缚,成了众多剑灵里最有书生气最讲礼仪的。但本能从来没有被消除。 

日升日落,王耀恍惚中感到又过了许多个春秋。 他似乎睡了很长一觉,醒来时国家都乱了,人民流离失所,但万幸当今君主是个有眼光有谋略的,相信这乱世不久就能恢复。 

王耀又睡了过去。 

他再次醒来时,却发现国家已经覆灭,而他这把王者之剑,正被那个他看好的君主握在手里,准备自尽。 

王耀忽然警醒,这早已不是那个君主,连朝代都换了好几次了! 

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王耀忽然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醒了?” 

“你是谁?!”王耀十分震惊,他环顾四周,却没发现能跟他对话的人。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个声音说。 

湛卢蹭然出鞘,剑光照亮了昏暗的大殿。

 “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 

那个声音再没有出现。 

王耀不敢拖延,赶忙离开了那已经颓败的王朝,寻了一个励精图治的君主,每日看着他兢兢业业的治理朝政,不敢睡过去。 

又过了许多年,在心里一个念头的诱导下,王耀挡不住疲惫,再次陷入了沉睡。 

当王耀从歌舞升平,海晏河清的梦境中醒来时,发现这次的君主正准备带着自己逃跑。

 “哟,终于舍得从你那天下太平的梦里醒过来啦。”一个戏谑的声音说道。 

“是不是你捣的鬼!”王耀怒不可遏,“让我沾上血,使得国家动荡,民生不得安宁。” 

这次虚空中却化出了一个人型,长的与王耀一模一样。 

“我告诉过你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人用手指点点自己又点点王耀,“所以不是我在捣鬼,而是你在捣鬼。” 

王耀一把把他的手打下去,“你是什么人!”

 “你叫王耀,所以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王黯。”那人揉着自己被打到的手指,“你用儒家道家法家的理论束缚了自己几千年,那些渴血渴战的念头就跑到了一边,几千年过去,就多出了一个我。”

“胡说八道!”王耀大怒。 

“你看看自己的手指头,是不是也像是被打红了一样的。” 王耀用眼角看了一眼手指,确实有些红。 

“我身上的伤,也会出现在你身上。你看,跟自己置什么气呢?”

 “这不可能,”王耀手中化出了一把剑,肩上映出他的面孔“你不过是用些旁门左道把自己变成了我的样子来骗我的。” 

王耀挥剑便砍,剑却当对方不存在一样的穿了过去。 

“你现在总能信了吧,”王黯无奈的说,“你我都是这把剑,怎么可能砍得到我呢。” 

王耀心头大震,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压抑多年的本能,现在居然化成了一个人。

 “我知道你不愿见天下起烽烟,可你执念已经太深,已经强到了让你陷入昏睡的程度,”王黯说,“所以我就要出来,干你不爱干的事情。”

 “别拿我当借口!”王耀怒声说,“要以外敌入侵,国家被辱为代价,我还宁愿我灵散剑...” 

“嘘...”王黯那一根手指封住了王耀的嘴,“别说那个词。外敌入侵这些事,是因为君主昏庸无能,这不能怪到你我头上来。” 

王耀气的睁大了眼睛,“你还有脸...” 

“嘘...”王黯这次直接拿手堵住了王耀的嘴,“听我说完。你不能沾血,我却可以。大不了我陪你去杀了那帮人就好了。” 

“这算什么?”王耀怒气稍懈,“钉了颗钉子再拔掉就能算你没钉过!”

 “那你要怎样?” 

“当然是去找新的君主,辅佐他。” 

“王耀,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不用再当王者之剑了。”王黯语气无奈,“我不愿看着你被王权还有君主所束缚了,以后我做剑,你做持剑人。你爱杀谁杀谁,再也不用憋着了。” 

----这里是分割线---- 

原本只是一个短小的脑洞结果发展成了一千五百字... 

请不要带入任何一段历史,这里完全架空。 

后续发展大概是,王耀带着湛卢做了个匡扶正义的剑客,虽说脱离了原本的使命但还是常驻京城,没事杀几个来刺杀皇帝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0)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