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cp西澳,骑士亲分 刺客濠镜 番茄莲组 

一, 

深夜 艾施班努王国 博格亲王领地 博格亲王府 

这个时间点本该是入梦的时候,可博格亲王府正带着一班心腹大臣,在一间小会客室里挑灯夜战。

他们商量的事情太过隐秘,以至于必须要在深夜,还要在王府里找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才行。 

他们准备明日起事,出兵首都,把王位从亲王他哥哥艾斯一世手中抢来。 大概是被雄心壮志迷了眼,他们没注意到窗口开了一条缝,正有徐徐的烟气从窗外吹进来。

 窗外的王濠镜一身夜行服,宽大的兜帽罩住了清秀的面孔,看着地上的月光,在心中数了三十声。

 房内已经没了声音。 

他捂住口鼻,跳窗进去,一刀一个的收了这帮乱臣贼子的性命,那个博格亲王打晕了绑到了马厩里。 

他回到这血气冲天的房间里,围着桌上的王国地图走了一圈,心中想,就这帮人还想打败现在的皇帝登上王位,也太痴心妄想了一点。 

他出了那间小会客厅,走到了王府里离那里最远的一个卧室,溜了进去。 房间的主人正在熟睡,濠镜悄悄的走到床边。

 “看小哥你挺俊,暂且不杀你。”濠镜用刀背在床上人脸上刮了几下,刷了个刀花。“下次来我就收了你的性命。” 不像示威,倒更像调情。 

“濠镜,”床上装睡的人睁开了眼睛,笑着开了口,“我这条命不早就是你的了吗?” 

“既然醒了就起床吧,”濠镜收起了匕首,“我把那帮人全杀了,估计再过几个小时就有人来找你麻烦。”

“全杀了?亲王也杀了?”安东尼奥挠了挠头。 

“没,打晕扔马厩里了。” 

“那正好,我们劫两匹马,把他押到我哥那里。”

 “三匹,我不跟他同骑,你也不行。” 

“你也不怕他跑了。” 

“跑了我也追的回来。” 

“好吧好吧,我争不过你。” 

二, 

两人押着博格亲王去梭罗公爵,也就是安东尼奥他哥哥,的地盘。 

这一路上那位亲王被五花大绑在了马背上,醒来的时候差点因为胡乱挣扎被马拖死,再没力气逃跑了。

倒是濠镜一夜没睡,有些困乏,安东尼奥把他拉来与自己同乘,虽然马背颠簸一样休息不好,可好歹有个靠着的地方,能舒服一些。 

三, 

与安东尼奥温和的脾气有些不同,他最趁手的兵器其实是长柄战斧。可毕竟携带不便,平时马上挂着的是一把长剑和一把短刃,一把杀鱼,一把砍人。 

出于一种奇怪的洁癖,安东尼奥从不把这两把刀混用。 

----这是一条分割线---- 

日常流水账一样的...我一个段子手的自我修养都废了。

 大概是个砍砍杀杀秀秀恩爱的故事。 

背景和设定都是浮云,也不用费心记名字,你看我连地名都懒的多起一个。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9)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