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北平无战事刚看到兄弟两人重逢,我觉得哥哥有几句话完全可以照搬到某种意义上的渣攻贱受上来。北平无战事第五集十四分开始,在此记下来以后做参考。

(弟弟凯凯王纯白制服短袖纯白长裤整个人在阳光下发着光,他哥刘烨褐色飞行员短款皮夹克军绿衬衫长裤领带,颜值与基情齐飞的画面)(两人站在一起弟弟看起来特别乖,哥哥又man又任性的样子)(画面里描述不出来的部分太多了,两个人沉默的对视,刘烨是怎么开口说第一句话等等)(这部剧我可以三周目...)

弟弟再给哥哥的床铺凉席。

哥哥:国/民/党别的不行,三六九等分的清清楚楚。这张床也就是中央军一个营长睡的,居然是铜床。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在这张床上睡过多少女人。你擦干净点,今天晚上你也睡这。(反正我想歪了...)

弟弟(擦凉席的手顿了一下):好,今晚我就在这陪大哥说话。

哥哥:这床没你睡的份。(在鞋底把没抽完的雪茄灭了)你大哥自己一个人睡了十年了,从来不跟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在不同前提下这句话可以有两种方向的解读,一,渣攻对贱受的讽刺挖苦,二,调戏弟弟)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谁说:正是因为xx(某个作家,忘了名字)特别直,从来不看耽美段子才能写出来这么基的事。xx写的一些情节要是别人想到了还要犹豫一下:这样会不会太基了,但xx不会。所以他能写出少年和战将喝了一场酒战将就跟着少年走了的事(具体情节又记不清了...)。

想想真的是这样的,所以可多点男写手吧...我太想学他们那种文风了。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