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门响了一下,一个人走了进来。

新来的总会收到所有人的注目礼,可一般都只有被扫上一眼的待遇。

可他一走进来,屋内人就觉得,似乎在某处开了一朵花。

他进了屋,摘下帽子,轻轻掸去上面的雪,和大衣一起挂在了门旁的衣帽架上。

那花是白色的,散发着沁人的香气。

他取下围巾,见衣帽架实在没有再放一条围巾的地方,就挂在了手臂上。

他这才抬起头看了眼屋内的情景,发现自己似乎走错了房间。

于是他笑一笑,微微低了下头表示叨扰了,有带上帽子穿上大衣,离开了房间。

门又响了一下。

如花开时一样寂静的,花瓣又重新合了起来。

唯有那香气久久不散,回荡在心间。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