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她喜欢用喷了香水的试香纸当书签。

舍不得买原装的香水,就这样犒劳自己。

拿出一本书,已有暗香袭来,一页页翻过去,味道越是浓郁,最终露出庐山真面目。

我不知道这些香水与书的内容是不是有心搭配过的,但在园艺书里闻到一缕绿调的清新,爱情小说里传来一阵玫瑰花香,实在是一种享受。

她想必不喜欢在书上写写画画,或者另有个笔记本来写下她的看法,但现今我能稍微靠近些她心灵的方法就只有这些书和偶尔传来的惊喜香气了。

真是高产的一天…

这个脑洞继续开下去大概会发展成百合,继承了某不知名作家的藏书的年轻女子与早已过世的藏书家。好喜欢这种素未蒙面,心神授予的感情啊…但是估计超级难写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