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他用每一天来关注自己了解自己。

他知道自己会喜欢上什么样的人,他知道那个人会有被宠坏的糟糕性格。

但他从来拿自己的圣母心没办法。

他宠着对方,无微不至。又一遍厌恶对方的闹腾任性。

他越来越不能忍受跟对方呆在一起。

他的爱人也发觉了有些不对,可只要他陪着自己的时候,一定是把自己的方方面面照顾好,细致周到。那个人没能意识到问题。

他开始失眠,出现了一些血腥的幻觉。回家的时候增多了。

他精神分裂了。

有一天,他看着自己把爱人杀掉。把扎进爱人胸膛的最后一刀拔出来后,他深深呼出一口气,等着这幻觉过去。

他觉得又能跟爱人应付一阵子了。

可幻觉没有消散。

写的时候都没发觉,再看格外西斯空寂。

“他”喜欢的是谁?爱人?自己?自己的圣母心?

“他”杀死的是谁?爱人?自己?自己的圣母心?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