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写笔记看到这个词

retinoblastoma

落花时节又逢君

不止一次觉得人体是个精密的仪器,每件事都有固定的路径,酶,抑制剂,激活子…

现在看到血小板里有刺激皮肤细胞分裂来愈合伤口的因子。感觉有个老管家一样的人住在这个仪器里,每次收到神经信号说哪里哪里受伤了的时候,就要深深叹口气。

“主人你怎么搞得,又出血了。血小板,白细胞快去,红细胞回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