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忽然想到的

之前哈桑对我说的,他对神的理解,也就是神爱世人,他留下的诸多条例都是为了让他的信徒拥有高尚的人格,成为更好的人。

那农场主假说和射手假说残酷的近乎温柔了。

神可以掌控一切,他可以轻易的杀死我们,毁灭世界,但他没有,因为他深深地爱着这个世界。

不知是该毛骨悚然还是该感动。

这才是我真正无法理解信教者的地方吧,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接受有那么一个存在凌驾于所有生物,即使是现在似乎无所不能的人类之上的。

我这份骄傲足以让我进入路西法阵营了吗。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