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纠结了半天beta键从哪里来的我真是蠢爆了…因为那根本不是个键啊!这个叫beta是因为这是粒beta的单糖!

weak but additive的范德华力…这个形容真的让我有点感动啊,让人想起起了众人拾柴火焰高/一个篱笆三个桩/众志成城这类的话

讲脂质的时候不停的重复着非极性这个词…就像是不断重申着“i am not gay ”的john一样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