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武侠的第一次实验

“我自知污名无法洗脱,”青衫人笑笑,“就隐居去了。

可笑我武功少有敌手,却依然被这名声所累,处处受限。不得自由,不得自由。”平淮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笑容旷达。“倒是隐居之后,自适天涯海角,见了许多稀奇物事。

唯独苦了我师门,我就是最末一代弟子,师父也早早去地下享福了,没能给我带出个小师弟来。

哎呀,不知该把这一身功夫穿给谁。

小朋友,你有没有兴趣学我教神功?

学了之后可以身轻如燕,纵横四海。天涯海角,那都不是问题啊。”

这是据传在正邪大战中被俘后投靠了魔教的,原一代大侠,平淮的采访后记。

待修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