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将军与皇帝

将军与皇帝坐在浴缸里。

准确的说,是将军坐在皇帝腿上,皇帝抱着将军坐在浴缸里。

“我自己可以的啦,为什么非要坐你腿上。”

“这样挨着你不好吗?”

将军的脸有点红。

皇帝抱着将军,很是享受的样子。 “船长,今天的大海风平浪静啊。”

“什么鬼…”将军不能理解皇帝的恶趣味。

“我是你的船弗里嘉号啊,船长。”

“什…”将军转头,撞进皇帝海蓝色的眼睛里…一下子什么气势都没有了。愤愤的转过头去,“别闹了。”

“我就是弗里嘉号啊。你摸摸看,我的操纵杆就在这里。”皇帝带着将军的手,伸向了那个地方。

“快把我的手放开!”

“船长你看,这样是前进,”皇帝把头部在将军的手心里蹭了蹭,“这样我就能转向,”皇帝用手环住那个地方。

“你…”将军羞得说不出话来。

“船长,很简单的。”皇帝用他迷死人的声线下着指令“转向。”

将军不去看自己的手是怎么握着杆子的,也不去听皇帝的指令,可他无法阻止手指上的每一个神经末梢告诉大脑,那里的粗直,硬涨。

“恩…全力前进吧。”皇帝拉着将军的另一只手,让它用触感告诉羞涩的大脑那个敏感的头部是什么样的。

“嗯…再用力一点…”将军的手好像是被皇帝的声音操控了,加大了摩擦的力度。

过了好一会,皇帝在将军手里射出来。

“船长,要是发生了海难,船东会给你什么处罚呢。”皇帝把下巴放在了将军肩上。

“要是我的话,我就不要你赔钱,也不要你辞职。

我要你坐在瞭望室里,让你自己把制服脱掉。

坐到操纵台上,把操纵杆吞下去。

吞下去,再吐出来。吞下去,再吐出来。吞下去,再吐出来。”

将军被他的话吓的浑身僵硬,好像那根杆子真的在他体内一样。

“让操纵杆顶到你最骚的那一点,把你顶到叫出来,叫不出来,哭出来,哭不出来,射出来,射不出来。”

“好不好?”

“今天看你身体还没好全,先放过你。等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将军算是明白了,要不是他进浴缸时头晕的那一下,今天的“航程”估计就不是这么风和日丽了。



我其实原本想写的是“海难”的…怎么老是跑题呢…

全文没有出现一个敏感词我真是棒棒哒。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