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几首歌和几个脑洞

一首歌一篇文的毛病没法改了
听着身骑白马就想写个征战在外,心系情人的白衣将军。回头一想不是有杀破狼吗。p大真的太棒了,愉快地跑去重温。

前几天听rayden的aliez写起杀手艾米丽非常痛快。我脑子里一直想起超体有张剧照是双枪寡姐,浅绿色的病号服外套被风吹的飘起来,跟杀死比尔里的女主一样从病床上爬起来的凶神。

还有首london to la,在脑内配上滑板视频“first glance just to take a look”,从高处一路滑下,“far from good good from far”从远景拉近镜头破房子和墙角抽烟者,眯眼看太阳。

渣男贱女的“charlie puth-attention”+“nina nesbitt-the best you had”=“chainsmoker/Harley-closer”-》最终“Charlie puth/selena gomez-we dont talk anymore”

21guns,同性恋迫害时期的女装癖法叔和绅士亚瑟。有段时间我觉得亚瑟这种依然严守着绅士风度的人有多难得。他一定受过严格的教育,但在信仰受到冲击,遭到挫折之后,依然愿意尊重和相信别人,这是他坚韧心灵的力量(hhh)。而法叔的故事像是queers前三集的集合,同性恋的身份使他爱而不得,让他痛苦而且愤怒,但他明白什么是真的爱和自由。“do you know what worth fighting for?”“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x(hhh)
一直想写但不敢写的故事。

为什么没有写呢,为什么什么多脑洞都没有写呢。因为别人的文真是太好看了诶( ´▽`)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