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锷

锷上芙蓉动,匣中霜雪明


我不写文了

记梦
我的梦比我开出来的脑洞都要精彩。比如今天早上把我吓醒的那一个...高中校园谋杀案。
但现在想写下来的是一次在书桌上打盹时做的梦。

我已不记得我梦见谁,更有可能我还没碰到他,我这一生的爱人。我心怀悲戚的走进灵堂,里面挂着挽联摆着花圈。花圈中的照片也并不清晰,但我一看到就感到异常悲伤,几乎忍不住要流泪。还好有人拉住我,不然要是真的流泪我就要醒了。
来人也没说什么新奇词句推动剧情,只是劝我节哀顺变。我低声应下。
下一刻场景变换,我睡在一个不熟悉的卧室里,身旁还躺着一个人。上一个场景中的悲伤还没缓过去,我用手擦泪的时候弄醒了旁边的人,估计是我的丈夫。他把我带进他的怀里,摸了两下我的头,然后继续睡着了。而我在他的怀里睡着。
这一下我在现实中醒来,打盹时做的梦大多十分短暂,只是醒来时有些麻烦,往往有种鬼压床的麻痹感。需要从手指尖开始活动关节,醒来后也往往处于半睡眠的茫然状态。
但那一刻心里充满宁静的爱意,对未来充满信心,期待在书桌旁能碰到照片上的,床旁边的那个看不清脸的人。
若是以后能碰见这个共度余生的人,我也许能对他这样说:我已经看过我们的一生了。

说起来这个梦的感觉和你一生的故事有些像,但这不是我主动编写出来的梦,也并非像故事中那样知晓自己的一生,并不能算是撞梗吧。

标签: 无名脑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明锷 | Powered by LOFTER